公告:为给大家更好的使用体验,同城网今日将系统升级,页面可能会出现不稳定状态,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升级时间:2016-7-24 11:00 -- 2016-7-24 15:00

澳洲头条 查看内容

澳洲的自来水为什么可以直接喝,而中国的却不行?

2018-1-17 01:04| 发布者: 新闻哥| |来自: 澳洲Mirror


生活在澳洲,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画面:人们接一杯自来水,不经任何处理仰头就喝。

在公共场所,只要找到一个水龙头,就可以解决口渴问题。

这种便利,对于中国人来说当然难以想象。2014年11月-2015年1月,中国水安全公益基金会对北京、上海、武汉等29个大中城市的居民饮用水取样检测。结果令人吃惊,29个城市中有14个城市存在一项或多项指标不合格的情况,不合格城市占一半。

人们不知道的是,2012年开始,中国已经全面执行2006年制定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这份号称“中国史上最严水质”的标准,将原先35项检测指标提升到了106项,包括生物、毒理、感官等,有些指标甚至比欧盟的规定还严格。

更严的标准却没有带来更高的水质,问题出在哪里?

一、每一处都是肮脏的

中国自来水不能直接喝,首先是因为水源太脏了。

按照水质标准,中国的地面水可以分为五类,一类最好,五类最差。在水业内部,有这样一个共识:只有前三类适于饮用,并且只要水源能够达到二类水的标准,只需传统处理方式就可以使其达标。

不幸的是,中国大部分河流都是在三类以下,这样的水资源几乎无法利用。根据《全国主要流域重点断面水质自动监测周报》(2017-6-22),在全国147个监测点中,三类及以下的水质监测点有75个,占51%。 

2011年12月21日,福州铝厂工人将过滤纸抛向江中,吸附浮在江面上的“油脂” / 视觉中国

2016年,广州绿网曾在全国展开调查,发现全国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的污染物超标项目主要是铁、锰、氨氮、硫酸盐、氟化物、钼等化学和毒理性指标。《中国科学》也曾发文称,在中国天然水体中监测出158种药物和个人护理品,致癌、致畸、致突变的“三致”物超标倍数高,看来中国无愧于“世界工厂”的称号。

但你如果将视线转向澳洲,会发现水干净多了。在澳洲,71%的地下水和47%的地表水仅需简单处理甚至无需处理,就可以达到饮用的标准。总体来看,近六成的水源无需太多技术投入就可以达标。

现在澳洲的水处理工艺,还是1902年诞生于比利时的传统水工艺。这种技术使用氯气或氯化物来对地表水进行消毒杀菌,用臭氧来除味。而地下水的处理更轻松了,氯气几乎是唯一的消毒物质。

除了澳洲,美国、日本和欧洲的水处理工艺也与中国95%的自来水厂没什么区别:原水经过混凝反应之后流入沉淀池,再用石英砂等粒状滤料层截留水中的悬浮颗粒,最后杀菌消毒,输送给千家万户。

但这种水处理技术,对中国来说远远不够。

不过,即便自来水厂使用的水源都是纯天然无污染,也耐不住输送管道的糟蹋。从超标水样的分布看,出厂水、管网水和管网末梢水均有超标,但管网水的频率最高。

2016年,在北京市城区9000公里的供水管网中,有3500公里使用年限在25-40年之间,2700多公里的管道已经达到使用极限。目前,国内77.04%的管网为球墨铸铁管、塑料管、铸铁管、钢管等管材,其中后两者多铺设于上世纪50年代左右,占管道总长度约三成。

就全国而言,2014年前后国内600多个城市平均漏损率超过15%,每年因供水管网漏损而浪费的水量约为60亿立方米,约为1.4亿人全年的生活用水量。其中,30%的供水漏损发生在管网接口处。

特别是当城市化的步伐太快时,很难保证整体布局的尽然合理,导致许多管网与排污管相邻,污水渗入自来水管,造成了交叉污染。

为了抑制管道内的细菌滋生,“新国标”要求在自来水中加入一定比例的氯——只有管网末梢水中的总余氯含量在0.05mg/L以上,才能在理论上保证自来水运输过程中不被细菌所污染。

2014年11月-2015年1月,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中国水安全公益基金对北京、上海、武汉、南京、厦门等29个大中城市的居民饮用水水质进行取样检测,只有17%的水样达到国标要求。包括武汉、无锡、南京、哈尔滨在内的4个城市的8个水样检测结果显示,总余氯含量为0。

最后,不要以为自来水经过水厂处理、管道运输后幸运抵达居民区就万事大吉了。高层建筑的蓄水池或水箱,曾经发现过垃圾、蚯蚓甚至尸体。

二、中国直饮水不能喝的原因,

就在于中国的水厂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水污染不同于空气污染,无论是水源的净化处理,还是供水管道的更新铺设,都不是什么难事,只要舍得花钱,技术上都可以实现。

但是,中国的水企却一直在喊穷。比如2012年,珠海水务集团的副总就称,水厂缺钱,所以旗下三家水厂都没上马深度处理技术;2017年,一位长沙供水公司的董事长也叫苦不迭:按照现行水价,再扣除污水处理费等等费用,每卖一吨水,他们要亏损4毛钱。

中国水务行业,确实有一定的苦衷。2011年底,全国公共供水企业亏损面达到了31%。另外一份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末,水务行业情况有所好转,全国1620家供水企业中亏损的只有364家,但依然占22.47%。

如果采用深度处理技术,每吨水成本会相应上升0.3元左右。2011年,深圳水务集团净利润为1.5亿元,总供水量为5.56亿吨,全部上马深度处理技术就要增加1.67亿元的成本投入。江西洪城水业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净利润为1.96亿元,全部进行深度处理的成本为0.94亿元,几乎占去了一半。

某种程度上这确实可以解释,为什么直到2015年初,采用深度处理技术的水厂也只有5%左右。而由于糟糕的水源质量,中国至少20%-30%的水厂需要具备深度处理技术。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两年一些大城市的水务企业过得稍微舒坦了一点,例如重庆水务集团2014年净利润达到了13.68亿元,深圳水务集团2016年净利润也有5.63亿元。

但中国水务行业远远没有完成市场化,无法摆脱政府“扶持”。武汉水务集团有限公司的2015年度报告显示,净利润为2.29亿元,其中政府补贴2.26亿元,几乎相当于净利润的全部。

许多水企依然一副国企作派。河北保定市供水总公司在《城市供水企业基本情况表》中提到,2008-2010年,公司亏损从1987万元涨到4231万元。而这三年间,公司员工待遇一直在涨,年收入从21054元上涨到32212元,年均增幅为26.5%,一点也不像缺钱。

还有不少水企丑闻迭出。贵州六盘水市水务公司没钱投用新水库,公司经理孙春贵却在2017年因收受财物而被开除。无独有偶,2014年,河北省皇岛市北戴河区自来水公司连续每年亏损1280余万元,而总经理马超群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家里搜出现金1.2亿元。

水务行业一边声称“账面亏损”,向财政申请补贴,请求免缴拖欠的源水水费和代征款,一边拥有“垄断利润”,员工的福利待遇不减反增,贪腐成群。

在大陆,成本可能被虚报,数据可能被美化,财政拨款可能被水厂老板用来买人参,

不难理解,为什么即使中国技术领先于澳洲,可老百姓却享受不到和澳洲一样的直饮水了。

官方微信公众号
澳洲同城网官方公众号
微信上也能找工作,找房子?关注万能的同城网官方公众号 ozlocal,找到你找不到!

热门文章

最新评论

金牌家政

外汇平台

























你想了解我们吗?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Facebook 官方Twitter
微信关注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服务号
官方公众号 客服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