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为给大家更好的使用体验,同城网今日将系统升级,页面可能会出现不稳定状态,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升级时间:2016-7-24 11:00 -- 2016-7-24 15:00

新闻 查看内容

亚洲买春引发灭门案!悉尼高管杀妻灭子,是妓女诱惑还是人性?

发布者: admin| 来自: DailyTelegraph

Fernando Manrique总是有些奇怪。这位信息技术主管在悉尼和海外经历了漫长的职业生涯,看起来行为尴尬,而且常常很粗鲁。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一名早年在澳洲与他共事的男子说:“我想,他可能也患有自闭症。”


当时Manrique在项目管理和业务处理外包领域取得了成功,主要工作是监管主要国际客户的外部部门。

同事说:“他绝对没有人际交往或人际交往技能。我不知道他是如何获得高级职位的。”

但在亚洲,他在2015年至2016年任职期间,Manrique开始表现出完全不同的一面。

本周,44岁Manrique的双重生活被层层揭开,一项调查揭露了他在2016年10月谋杀全家的“邪恶”计划。

Manrique在位于Davidson的住宅卧室里注入了一氧化碳,并在孩子们睡觉时杀死了他们,儿子Martin才10岁,女儿Elisa为11岁。妻子Maria Claudia Lutz蜷缩在女儿身边,也去世了。

Manrique的尸体在附近被发现,但仍未确定,他当时是打算自杀,还是活着出去。

一名相对富裕的西方男人,在发展中国家所体验到的享乐主义和性机会,这能让他的思想发生变化。Manrique经常去酒吧,高价招妓;竟然开始非常注重自己的外貌,使用化妆品,包括面部注射;使用伟哥;在聚会上支付巨额账单;在社交应用程序上与“数十名女性”交流。同时,在澳洲,他维持着一个幸福已婚家庭男人的形象。

事实上,照顾家庭的是他的妻子,哥伦比亚出生的律师Maria Claudia Lutz在悉尼北岸的家中抚养他们的两个孩子。

亲密的朋友表示,Maria是一名忠诚、活泼和慈爱的母亲,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她的孩子生活得更好。

她积极参与了学校的学习,成为一名教师助手,并游说国家残疾保险计划拨款5万澳元,支持患有自闭症的两个孩子。


而Manrique似乎全神贯注于在亚洲的放纵生活。

在一封发给越南朋友的电子邮件中,Manrique要求朋友将一种壮阳药留在酒店前台,因为他要带“朋友”回来。


一名与Manrique“做生意”的商人说:“他就像一个来到糖果店里的小孩。”

这名商人把他介绍到一个叫Kim’s Tavern的酒吧,那里有年轻漂亮的越南女人,专门和西方男人约会。

这名商人说:“他经常来越南,过去常常在胡志明市的Kim’s Tavern喝酒。”

“他疯了。我认为,他以前从未接触过亚洲,因此变得十分狂野。”

Manrique与一名在酒吧工作的女孩建立了关系,她搬进了一套由Manrique出资的公寓,条件是她在性方面要服从他的安排,不能与别人上床,辞去在酒吧的工作。


他向朋友吐露,他给这名女性买了一辆摩托车,当她宣布怀孕时,他惊呆了。

这名商人说:“我对Manrique说,你被耍了。她对你做的一切事情,可能对另外20个人做过。”

言下之意是,这个女人很可能和几个外国人有关系,而Manrique只是容易操控的那一个。

最终,Manrique逃离了越南,可能就是为了逃离这种伤心的记忆,他改变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并删去了很多女孩的联系方式。但他继续在曼谷、台湾和日本的酒吧里追逐女孩,并与多名越南女性发生过“群P”性关系。

他的一名朋友说:“说实话,他是一个掠食者。”

“我们曾在一起工作,但我鄙视他的所作所为,不诚实。我讨厌他对妻子做的事。”

2016年晚些时候,Manrique开始在菲律宾工作,在那里他和另一名酒吧女孩发生了关系。这名女孩只有17岁,在本周的审讯中被称为Jamilyn,他把她安置在一个公寓里。

Manrique去世后,Jamilyn告诉警方,Manrique从未提过要搬来和她一起住的计划,现在她仍然住在公寓里,但没有能力支付租金。

回到悉尼的家中,Maria正在照顾他们的两个孩子,并接受了婚姻已经结束的事实。

她在银行对账单上发现一笔脱衣舞俱乐部的交易,她对丈夫的另一种生活有了深刻的认识。据朋友们说,她怀疑他在海外工作时不忠。

Maria告诉Manrique一切都结束了,但在2016年9月下旬,他恳求她在家里再待两周,直到他找到地方住。Maria心软了,没有意识到Manrique订购了两个一氧化碳气罐,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他使用的是公司的账户,一个月后,公司才发现这笔账单。

为了避免被怀疑,Manrique将气瓶在分开几天的时间里被送到朋友Jairo Campos的家。

在Manrique告诉Campos和他的妻子,他正在为一份与“地下停车场汽车释放的气体”有关的政府合同进行测试,他们获得了400澳元的储存费。

Manrique在10月11日装起气罐,同一天开车把Elisa 和Martin送回到位于Davidson的家,把他们锁在后面的小屋里。

随后,Manrique在Bunnings和他的家之间往返了4次,买了一些用品来安装管道,将气体输送到天花板上。

以前的同事和朋友认为,当他因信用卡债务增加而被澳洲税务局起诉破产时,他就决定要杀死家人。


(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他还面临着来自亚洲各城市不同女性越来越多的要求,并正在处理他的工作重组的可能性,可能包括对他的开支进行更大的监督。不管他是否知道,自己有5万澳元的退休金,他要活下去,完全可以动用这笔资金。

但是,如今Manrique已经死了,是精神错乱还是财务危机,确切原因是什么,已经无从知晓。

一位朋友表示,他谋杀孩子和妻子,甚至家里的宠物狗,这并不奇怪。

他说:“这太可怕了,因为他显然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家庭,他觉得孩子们妨碍了他的自尊心,因为孩子们并不完美。这完全符合Manrique的行事风格:不妥协,要死一起死,我赢了。”

官方微信公众号
澳洲同城网官方公众号
微信上也能找工作,找房子?关注万能的同城网官方公众号 localsyd

热门文章

最新评论

金牌家政

外汇平台
外汇平台

























wuliu
你想了解我们吗?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Facebook 官方Twitter
微信关注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服务号
官方公众号 客服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