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为给大家更好的使用体验,同城网今日将系统升级,页面可能会出现不稳定状态,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升级时间:2016-7-24 11:00 -- 2016-7-24 15:00

财经见闻 查看内容

40刀一天够吗?澳洲朝野两党又为失业救济金吵起来了

发布者: 新闻哥| 来自: AFN

阅读导航

  • 前言

  • “长期失业”实属无奈还是懒?四分之三的人已领补助1年以上

  • 提高失业救济金的声音不断加大,莫里森政府不为所动

  • 预算盈余目标背后的“贫富两极”

 

 

前言

 

“你能靠40澳元一天生活吗?”

 

澳大利亚金融部长Mathias Cormann(科曼)在本周的一场电台采访中,被咄咄逼人地问道。

 

虽然被记者再三地打断并重复提问,但科曼却从始至终都没有直面回答这个问题。

 

事实上,最近的澳洲朝野两党,已经为了是否应该提高目前政府555.70澳元/两周的Newstart失业救济金(单身无孩)的标准而吵得不可开交。

 

与绿党白纸黑字提出“每周增加75澳元”的法案相比,工党虽然还未具体说明增加的幅度,但已承诺将对该目前的标准进行调研和提高;甚至3名自由党议员Dean Smith, Russell Broadbent与Andrew Wallace也已加入了支持提高失业救济金的这一阵营。

 

而在这场硝烟弥漫的采访中,科曼坚决“捍卫”莫里森政府目前失业救济金标准的理由是:

 

这是一种过渡性付款。每年都会增加两次。每年我们都会重编两次指数。而且领取了该补助的大多数澳大利亚人只是领取很短的一段时间。

 

金融部长Mathias Cormann / 来源:Matt Roberts/Georgina Piper

 

他补充,“我们专注于让澳大利亚人找到工作。我们的重点是确保人们领取失业救济金的时间越短越好。” 

 

“我们不希望澳大利亚人每天靠40澳元生活。我们希望他们能找到工作。我们希望他们赚得更多。我们希望确保更多人能够从福利回到工作岗位。”

 

1

“长期失业”实属无奈还是懒?四分之三的人已领补助1年以上

 

领取失业救济金的理想结果当然是“不失业”,只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

 

《澳洲财经见闻》曾为大家报道过关于在澳洲领取失业救济金的人群真实生活(点击阅读《用数据撕开真相!澳大利亚的“穷人”住进了“天堂”吗?》)。

 

 

事实上,与政府口中“失业救济金领取时间越短越好”的期望截然相反的是,其中有将近四分之三的人已持续领取该补助一年以上,而且这个比例还在逐年地增加

 

根据社会服务部的数据,截至2016年6月,全澳大利亚共有73.2万人在领取Newstart失业救济金。虽然总人数比去年有所减少,但其中73%的受助人被归类为长期(一年以上),高于去年同期的71%

 

 

“一入福利深似海”。

 

虽然在绝大多数人的印象中,许多长期领取失业救济金的人都是“又穷又懒”——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根本就不想工作。但是其中也不乏一些真正在为此挣扎的人:

 

据统计,在领取该项补助的人群中,年龄在45岁以上的占了一半。虽然大家都明白,“大龄”求职者的确在就业市场上会不可避免地受到歧视,但却想象不到——这些人也需要领取失业救济金;

 

除此以外,超过四分之一的受助人身患疾病或残疾,而领取失业救济金的原因是他们被剥夺了享用残疾抚恤金的权利;

 

还有10万余名的单亲父母,同样在求职的过程中也面临着无处不见的歧视与挑战。

 

腿部残疾的Alex从2012年起领取失业救济金 / 来源:LUIS ENRIQUE ASCUI

 

莫里森曾说,“最好的福利形式是工作”。

 

的确,政府真的为创造就业岗位做出了努力。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全职工作岗位被创造出来。可毕竟禁不住“僧多粥少”,待业人口的数量仍然远远超过新增岗位的数量,更何况许多工作还都流向了不断涌入的新移民以及那些刚刚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

 

 

那些遗忘的人,则继续被遗忘。

 

他们手上拮据的失业救济金,甚至成为了寻找新工作的阻碍——毕竟这么点钱,可能连去City面试的交通费用都要好好盘算盘算。

 

2

提高失业救济金的声音不断加大,莫里森政府不为所动

 

前两天刚和大家聊了,为什么明明工资涨幅跑过了物价,但还是觉得钱越来越不够花(点击阅读《为什么在澳洲越活越穷,这张图揭露了真相》)。

 

普通工薪一族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过领着低于最低工资38%的失业救济金的人们可能活得更惨:

 

自1997年以来的二十二年间,失业救济金就没跑赢过通胀率。

 

虽然莫里森政府表示,失业救济金比描述中的要好——据称,救济金会随着通胀率每年增加两次,而99%的受助人还收到了其他付款。

 

这倒是真的。

 

但是99%的人得到的,其实是0.63澳元/天的“能源补贴”,这仍然改变不了每天合计约为40澳元的补助金额。

 

此外,在那些领取失业救济金的单身人士中,约有40%可获得每天最多9.80澳元的租金补助——但前提是每天支付的租金超过21.40澳元。别担心,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每天支付的租金可能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如此看来,这些领取救济金的人们维持生存已是勉强,更别说花费在寻找新工作的交通或其他额外开支了。

 

因此,最近也出现了越来越多支持增加澳大利亚失业救济金的声音:

 

除了社会福利团体之外,还有包括多位经济学家在内的商业委员会(Business Council)——比如为四大会计事务所工作的经济学家们,以及澳大利亚央行行长菲利普·洛(Philip Lowe)。

 

Philip Lowe / 来源:JOSH ROBENSTONE

 

事实上,随着失业率在5%上徘徊不下,澳大利亚央行已经两次降低官方利率,并期望政府用其预算来刺激经济——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他对这个方案的支持:

 

作为一项刺激消费措施,该方案的最大优点是,极为贫穷的受助人们很可能会迅速而充分地花掉这笔救济金。

 

既然有这么多人支持,那么为何政府不为所动呢?

 

3

预算盈余目标背后的“贫富两极”

 

澳大利亚财政部长弗里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坚称,政府负担不起未来十年高达390亿澳元的失业救济金增加——毕竟这对于他此前承诺了的“预算盈余”目标来说,是个不小的威胁。

 

不过他或许忘了,负担不了390亿的救济金的政府,却“负担”得起高达3000亿的减税计划。

 

Josh Frydenberg / 来源:Nick Haggarty

 

事实上,莫里森政府在当选后做的几乎第一件事,就是大力推行其三阶段减税计划:

 

根据该计划,年收入为20万澳元的人群的所得税,可以享受每澳元减少0.058澳元的优惠;按中档工资计算的全职工人的所得税,则是每澳元减少0.024澳元;而那些最低工资收入者的所得税,每澳元却仅仅只减少了相比微不足道的0.015澳元

 

——看上去,如今的澳大利亚,正处在一个很有意思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只要能够利用这个社会系统受益并逍遥法外,似乎任何人都可以无所顾忌地滥用这个系统:

 

一方面,有那些享受着优渥的税收福利政策甚至根本不用交税的百万富翁。还有三分之一的大公司零交税。事实上,根据公司税透明度报告显示,在税务局监测的2016年至17财年的2109个实体中,其中34%的实体没有纳税,并声称是因为可以追溯到几年前的税收损失和抵免等理由。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的是一些滥用福利制度的人。有人领着低保,却频频出国旅行;有人甚至申请失业救济金去做隆胸手术,理由是觉得自己在面试中没有自信。

 

而那些在澳大利亚辛辛苦苦谋生的普通纳税人,却反而成了被持续放缓的澳洲经济拖累最重的“老实人”。

 

 

更多财经见闻请点击:澳洲财经新闻网
官方微信公众号
澳洲同城网官方公众号
微信上也能找工作,找房子?关注万能的同城网官方公众号 localsyd

热门文章

最新评论

金牌家政


外汇平台
外汇平台

























wuliu
你想了解我们吗?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Facebook 官方Twitter
微信关注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服务号
官方公众号 客服微信
返回顶部